Monday, April 30, 2007

Life is fragile, not even as tough as an iron

妈妈的熨斗坏了。对,我是说,“妈妈”的熨斗,因为除了她之外,我是甚少自己为自己烫衣服的(爸爸更不用说)。从小学到中学的校服,到如今的上班服(上学院的时候则甚少穿上需要先烫过的衣服),妈妈仔细地为衬衫和长裤压出一条条的直线,还要确保直线在衣服洗过了之后仍然不偏不倚。

“衣服要这样烫过看起来才整齐。”她总是这样说。
连爸爸开计程车时穿的制服也一样。

熨斗坏了,我到电器店里去买了一个新的。我记得我小时候妈妈用的那一个是黑色的,虽然笨重,却很耐用。之前用的哪一个比较轻,可是不耐用,所以用不上几年就坏了。于是这一次我选了和小时候看见的那个差不多一样的。我对妈妈说:“这一个,大概也可以用上一个十年吧?”说到这里,我突然不想再讲下去了......妈妈今年56了,我还能够为她买多少个可以用上10年的熨斗呢?

周末熨斗的电线碰触烫衣架的声音,即使在昏昏欲睡的炎热下午也能隐约听见......

生命是易碎物品,它比不上一个旧款熨斗的坚固。

你们知道吗?其实我很想为你们换一部比较大的电视机,为厨房装修一下,在客厅重新买一些的家私......

2 comments:

兔爸 said...

獨生子女的悲哀啦, 找個人跟我們分擔就好

Cirila said...

People should read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