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2, 2007

我想对你说......

原来,我一直为了那一个晚上没有办法第一时间找到你倾诉而耿耿于怀。

我记得那一年最后的几封信是很空白的纸,因为除了对你说我很想你之外,我已经无法着墨。可是,我满满的爱,又何止填满了那几张白纸?如果那一天我懂得坚持,我又是否有能力扭转些什么?我竟然到今天还要问这一个问题!

如果让你看见了这一个部落,我想,你一定会疯掉,因为连我自己看了都觉得很可怕。

2 comments:

兔爸 said...

我來幫你,嘻嘻

一心一意想去流浪的一尾鱼 said...

臭兔子!找死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