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8, 2010

PMS持续当中

我喜欢Katy Perry的Hot N Cold的头两句歌词‘You change your mind like a girl changes clothes, you PMS like a bitch I would know’那我要不要骂自己bitch?哈哈哈哈哈...

关于周末或假日到底应该好好在家里休息还是尽量安排节目把它塞满,我想我一直没有答案。

今天星期天,下午自己洗过了车子以后,我洗了澡,以为在床上躺一下,谁知竟然就这样睡下去了,连隐形眼镜也没来得及脱下。房门是开着的,偶尔妈妈走了进来,我是知觉的。
傍晚7pm左右,我在迷糊间听见客厅里传来的新年歌曲,是妈妈开的电视机。对,今天是元宵节,这大概是这新年最后一天可以在从电视上观赏到这样的节目。

抛柑?什么来的?同事们嚷着要替我抛柑,我说:好啊,不过,抛一粒就好了,请不要污染河流。

今年很少去拜年,所以总算避免了被问‘还没有男朋友啊?’之类的问题。印象中在我说了‘没有喔,没有人要喔。’之后得到最‘够力’的反应是‘女孩子怎么可能没有人要?!’真的是@#$%^@!*#真的很想跟uncle说:‘对啊,真的是可以发生的喔!我喜欢的男生喜欢男生喔,怎么办好?你没有update一下的咩?这个是trend来的。’哈哈哈哈哈哈,我想如果我真的这样回答他,他大概要立即晕去倒地!

妈妈从我早上一起身就碎碎念爸爸,然后在我中午从外头回来的时候继续。我受不了了,说:够了,你从我一踏入门口你就一直在讲。我要如何让她明白,这是我一个星期当中,唯一可以好好在家里休息的一天,please......

你知道吗?在念学院的时候,我以为我成为了上班一族之后,一定会买很多很多的衣服和鞋子,各种颜色和款式,结果现在的我,不喜欢化妆、每一天穿同一双鞋子直到它烂为止、上班的衣服也没什么惊喜(因为这些都需要很多的钱)...呵...原来小时候自己认为的自己和长大后的自己毕竟是会有出入的。就像,我喜欢写东西,可是我很少看书,这是很多朋友都不相信的。乌鸦前年送我当生日礼物的书,我一页都还没有碰过。郭敬明的《梦里花落知多少》,我从马来西亚看到英国,再从英国看到马来西亚,到现在都还没有看完。我看书的速度一直没有办法很快,因为必须每一个字每一句都细咬慢嚼才肯罢休,所以有时候同一个句子我可能会重复看上几次,你说这像不像强迫症?

在接下来的这几天就是我yearly review 的时候了,wish me luck!

今天早上的副业说不用我做了,我不懂应该若有所失还是如释重负,反正我不管,少了事忙那我就多做运动,一个星期上3次的body combat class,让那instrutor以为我真的疯狂迷恋他!哈哈哈哈!别傻了,body combat是我的私人空间,谁也别来打扰我!我只是自顾自地爽!

于是,PMS持续当中,我吃了很多东西!gosh~~~

3 comments:

Sound Of Design said...

fugu: 累了便休息。

那天我们几个朋友还嚷着要为一个快40的女生朋友抛一箱柑4shy 注意哦是我们一人一箱哈哈。去年我还说今年新年无论如何都要到国外去,才不要留在本地...谁知道一点计划都没有。你知道为什么,我们都没办法面对这些亲戚啦!
正确一点是说没办法面对爸妈面对亲戚的问题...像那天,那个阿婶当面对我说‘喂咪净系挂住做野先得架, 揾女朋友都好重要架 ’的时候,我瞥见我妈尴尬地不懂要怎样回答...我真想大声对她说'阿婶我无女朋友架不过男朋友行左三年几架啦’ ...

也许立即晕去倒地的不是阿婶,可能会是我妈哈哈哈。 所以咯,这种饭局还是少出席为妙,哎哎哎...

然后说到小时候对自己长大后的想象。好像从来都没有过这种想象喔,是代表着什么?其实本来我想到要说是代表一样东西的,转个念头我竟然忘记了! fugu 我该怎么办, 我的脑...真的,有时候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一些东西...才29耶。

那个你说乌鸦送你的书,是什么蝴蝶什么潜水的什么钟吗? 哈哈哈哈好可怜的书啊。其实你根本是懒得翻书吧,别找借口,像我越来越懒得些东西一样。

你别太累了,累坏身体不好。这几天我开始尝试戴有色隐形眼镜,哇眼睛累到我啊...很难想象fugu 每天从早戴到晚啊,下班过后脱下来换上眼镜可以的吗? 不过我懂你不肯的啦, 爱靓唔爱命嘛哈哈哈。

早点睡咯。

loves.

fugu said...

亲爱的兔子,
读着你的留言,感觉好像你给我写了一封信,谢谢!
那好吧,我就当作你已经回了我n年前的那一封信。哈哈!对你来说很划算咧!
你说的,我懂得。只是,你和我都清楚,我们都不必再着墨,就已经一清二楚。
我不知道我还可以这样多久,我真的不知道。生活就一直推着你向前走啊,不是吗?

fugu上
2010年3月2日
11.34pm

yee mai said...

亲爱的鱼和兔爸爸,

我本来好想也写一封长长的信。写了几行又删掉了。

我好想看我买回来好久的1Q84。

不要放弃。其实没有很难。只是不太容易。

我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