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30, 2008

我很难过,你明白吗?

如果有一天,我对你说:“请给我买巧克力。”请你记得要买这一个,只是一小块也可以。虽然我正身于瘦身的非常时期,可是工作压力把人逼得要死,我需要,这一点点的甜点,让我可以幸福一下。
寂寞是,我在某一次走错路的时候,在某个路口做了一个3 point turn,然后直骂自己笨,常常走的路都会认错,没有人知道......
寂寞是,在做某个瑜伽动作的时候必须把身子往后转,我看见玻璃窗外的天空黑了,一天又结束了。(我还记得,那一堂的瑜伽课,我边做边想哭,甚至有想冲出studio的念头。)
托兔子爸爸的福,看了施宇的部落‘My growing pain 8’。我没看了几句,眼睛就起薄雾了。最近我常常会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那一天也向aileen姐姐提起了这一件事(其实这一件事最近一直在脑海里浮现,我一直很想找人说):‘那大概是在我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父亲当时也是开teksi的。某一天放学的时候他接我回家,路上遇见有两个aunty伸手示意要截他的teksi,他摇下车镜问她们要去哪里。结果因为她们要去的地方和我们回家的路线反方向,父亲就对她们破口大骂:“你们难道是盲的吗?看不见我前往的方向和你们要去的地方相反?”我已经不记得那两个aunty的样子和表情,我只是记得很清楚,她们离开了之后我就放声大哭了......我知道,我记得,那是因为我很害怕......父亲问我为什么要哭,我说:“你为什么突然那样子骂人家?”我想,那大概是我这一辈子唯一对他那么坦白的一次,因为从我对事情有印象以来,对于他的辱骂,我们都只是默不作声。我对兔子爸爸说:“There must be something to do with this.”我们都不习惯沟通,我知道。你知道吗?我还记得那件事情发生在哪一条路上......也许你没有办法想象,当我的车子爆胎的时候,他真的可以一句:“我不在附近,你找朋友吧!”我很难过,你明白吗?

4 comments:

yee mai said...

fugu,我想我明白。我们没有办法选择家人的。那只有选择接受和爱他们吧:)

cAt said...

Lonely is romantic sometimes. Thankfully, we can still feel the loneliness, because we know how happiness felt like.

Ganbatteh~! fugu~!

nobrand said...

难过一下子就好了。不要记得酱久啦。。。

hon said...

Co-incidently, that day I also think of buy chocolate... to be happier at work... i not sure will it really helps, but feel better after that... ^^